返回列表 发帖
所需阅读权限 1

[原创] 短篇《非鱼》&短篇《纯阳雪》

《非鱼》
我听说了一件事,一件悲伤的事。

正文

(一)

“自吕师祖开山立派以来,岁已百载。吾辈弟子应谨记祖师教诲,不可横行霸道、恃强凌弱、奸淫掳虐。我派乃玄门正宗,切记不可做伤天害理之事。”

只见刑罚长老在祖师象面前正襟危坐,面色严肃的说着。下面的弟子也恭恭敬敬的听着。

如震雷般的声音想起,刑罚长老高声道:“一鞠躬!!!”

众弟子行礼。

如此重复三次后。

众弟子各自找了一个蒲团坐下,开始一天的早课。

“现在开始背诵道德经!”刑罚长老说道。

而后,一连串的朗朗书声想起。“道可道,非常道。明可明,非常明……”

早课一般是两个时辰结束,每一个时辰撞一次钟,负责敲钟的弟子一般不可私自离开。

然而……

李铭如同往常一样,起得很晚,在大多数师兄已经进行早课的时候,他才睁开他那惺忪的睡眼,揉了揉眼睛,极其不情愿的起了床。

在洗漱完毕后,他正要向主殿走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就在一天前,他已被刑罚长老罚到钟楼代替撞钟童子敲钟。至于原因,不过是因为上早课时睡觉,搞小动作影响他人。于是乎,被罚了。

当然因果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起晚了,这就意味着钟楼没人敲钟,他可能又要被罚,可能还要面临退学的重大问题(咳咳~~o(╯□╰)o)!天哪!这样的事是决不允许的。

他以最快的脚步跑向钟楼,三步化作一步,这时候他多年修行的功底还是一览无余的。

谁都知道,李铭有着两个“第一”

其中一个第一“年轻弟子武学第一人”

这第二个第一人“捣乱第一(就是帮倒忙⊙﹏⊙)”

这两个第一放在一个人身上是十分惊讶的。当然李铭自己并不觉得,他只是在展现自我的性格,不想憋屈的活着。

当然,有时候活着并不是一个好事。

比方说,他中午的午饭被光荣的宣告取消了,原因是所有师兄弟都在向长老“举报”。因为早上没敲钟的原因,众师兄弟在主殿钟干坐了一早上,导致他们背完道德经背周易。

李铭心想,这就是一群草包!大草包!没事儿你傻坐着干嘛呢,学人家少林的坐禅吗?真是一群大草包!

当然,他们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草包,矛头指向他,想跑都跑不了。

不吃饭对于李铭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对于一日三餐极为讲究的他,这是无法饶恕的。不过还好,山上野味还是挺多的,比如xx长老养的白鹤,某个师兄的小鸟,或者是放养在山上的鹿。似乎,都是吃的吧。

想这种自给自足的事情,李铭可谓是深谙其中道理,甚至火候的拿捏已经是臻入化境。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一只野兔,一条蛇便已经架在火堆之上了。

不得不说,李铭口水都已经是直落三千丈了。

不过一声大吼吓得他魂飞魄散。

“那位师弟,你在干嘛呢!”只见位翩翩公子般的年轻男子缓缓走来。

李铭心想,需要保持冷静,才能以不变应万变。靠!我的肉啊!呜呜~~

那师兄仿佛十分生气的样子,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打住,不是道士吗?)”

“善哉善哉,这位师弟,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这师兄一本正经的道。

“我做什么了?”李铭问道,仿佛就不是他做的一样。

“上天有好生之德,师弟怎可残害生命!”

“我真的是没都没做”李铭狡辩

“那这是什么?”师兄指了指地上的野味。

“那是豆腐!”李铭胡乱说道。

“豆腐会是黑色的?”

“烤豆腐……烤焦了!”

“那怎么和豆子的香味不同”

“因为它是臭豆腐!”

“师弟不要骗我!”师兄似乎火了。

“你不信?”李铭道

“不信!”

“对了,你的嘴上里有点东西。”李铭道

“什么都没!”师兄说

“不,一定有!”李铭很肯定的说,然后手微微一动,多了一样东西。

“不会”师兄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不信,你张嘴我看看!”

只见那师兄微微迟疑,张开了嘴巴,他已经被说的半信半疑了。

“哦……我看看……好像没什么……嗯……不对,那是什么……?”

“啊!……呜呜!”

“我告诉你这是豆腐了,怎么样,味道好不好?”李铭说道。

原来他手里拿着烤肉,直接放在了他的嘴里。

“好了师兄,再见了,下次想吃就来找我,看你这么开心,我真是心满意足啊!”李铭嘿嘿笑道,直接拍马走人了。


(二)

听说来了一个小师妹,娇小玲珑那种,不过怎么会收女弟子呢?

最近纯阳宫来了一个新弟子,居然还是一个小女孩,听说是掌门亲自教授。听说叫做柳惜云。

额……

我还听说她最近和那个李铭走得很近。

这些都是其他弟子饭后闲谈的,毕竟纯阳宫基本上都是男弟子,女弟子就和天材地宝一样找都找不到。

“如今这女弟子和山上的野味一样,真少!”李铭这样感慨,不知是说的野味,还是女弟子,但是比喻得好生不恰当。

“为什么就是要我来帮她练功呢?日久生情怎么办?她要是垂涎我的美色怎么办?天哪!这是把我往火坑里面扔啊!呜呜~~”李铭想到。他正在教授小师妹剑术。

“这套两仪剑法讲究浑然天成,就是防御上要滴水不漏,你看你这个用劲用的一塌糊涂,你这样怎么练得好四象轮回的套路!两仪剑法哪是你这般使的!”李铭恨铁不成钢般说道。

“师兄,人家才来一天嘛!”少女说道,显然对这个师兄这么苛刻颇为不满。

“唉,你看我的吧!”说话之间已经拔出长剑,脚底生风,几个跳跃间便站在空地之上,舞起了长剑。

李铭剑法造诣之高实在是当世无二,这两仪剑法在他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不拒于招式之中。

一套剑法下来,面色红润,神采奕奕。心里还颇为得意!

“哇⊙o⊙!师兄,你真厉害,我得有多久才能到这种地步!”少女崇拜的看着他,两眼仿佛放光的星星。

“我十七岁练,如今两年过去,才到这种地步,我看你还得勤学苦练才行”李铭说道,“我们开始修炼内功吧!”

“我纯阳内功以气息绵长,时而流水绵绵,十二惊涛骇浪的特点闻名。现在我要教你最基础的吐纳方法。你且听我道来!”

…………

时光如水,转眼已是两年,可谓是白驹过隙吖。

在一套剑法练下来后,柳惜云只是略微气喘嘘嘘,比起两年前大有长进了。

这时李铭被叫到了主殿,掌门有事交待。

掌门是祖师爷吕洞宾的大徒弟——李忘生。

是个不威自怒的老者,岁月在他的脸上肆无忌惮的留下印记,但眼光灼灼,让人看不出深浅。

“清一啊!”掌门开口,叫的是李铭的道号。

“弟子在!”李铭上前一步,躬身作揖。

“免礼,不必拘谨。”李忘生道,“你来纯阳多少年了?”

“禀掌门,已经十一载有余。”李铭恭敬说道,没有半点迟疑。

“唔!时光匆匆犹如潺潺涓流,虽然缓慢,却不回头。如今十一年过去,你也是时候下山了!”李忘生感慨。

“当真是时如流水,弟子不就后变起程下山,不知还有甚吩咐!”李铭道。

“和你一通下山的还有惜云,你和她下山后记得前往藏剑山庄将这封信交给藏剑山庄庄主。”说着取出一封信。

李铭接下。

“好了,去准备吧,即刻启程,三年之内回来!记住,照顾好惜云!”李忘生道。

“弟子谨记!”说罢,就告辞了。

…………


(三)

在启程之前,李铭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然后把消息给惜云说了。

“我们要走了”李铭道。

“去哪儿?”惜云问。

“藏剑山庄,即刻启程,东西都准备好了!”随后将手中包裹往其一丢,拿出两柄长剑道:“这是掌门给的剑,把原来的换了吧!”

“嗯!”惜云点头,接过长剑。

…………

纯阳到藏剑山庄的行程需要半月,一路上倒也没有什么惊险,两人途中作伴倒也不会寂寞。

这一日已经到了庄外。

仆人前去通报,然后来引路。

李铭看到一个奇怪的人——一身黄衣,面如冠玉,闭着眼,站在湖畔,微笑着望着天。

“那人是谁?”李铭下意识的问道。

仆人道:“叶英,庄主的儿子。”

“他在干什么?!”

“练心……练剑!少爷是这么说的。”

“哦?”李铭有些惊讶。

“我去和他打个招呼”李铭笑着,往叶凡走去。

“哎……”仆人似乎想说些什么?惜云也跟着跑去了。

李铭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一同看着西湖的景色。

四周寂静,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在夏天,还有着不可缺少的蝉声。鱼翱翔在水中,鸳鸯戏水,有仿佛在空中,充满着静谧的美感。那少年就这么站着,仿佛与四周融为一体。

他轻咳一声,笑道,声音细腻,不失美感“客人,来多久了?”

“刚来一会儿!”李铭道。

“嗯……兄台觉得西湖的美景如何?”他依旧微闭着眼,声音空灵飘渺。

“此景只应天上有!”

“呵呵,兄台抬举了!”少年道。

“我说的是实话……我不说假话!”李铭道。

“呵呵,兄台真有趣,在下叶英,不知两位……”叶凡说道,微微作揖。

“我是纯阳弟子李铭,这位是我的师妹,柳惜云!”李铭介绍道。

“哦?原来是女孩家失敬失敬。”叶凡道。

“叶兄,你的眼睛……”李铭看着他,又不好说出口。

“哦!我双目早年已渺,不能视物”叶凡道。

“是我冒犯了。”李铭不有心中起敬。

“二位,在下还有事,就不陪二位了!告辞!”说罢,叶凡离去。

仆人过来带两人到大厅。

路上。

“师兄,刚才那叶凡叶公子真的是那……”惜云说道。

“嗯,他双目无光,实在想不到!”李铭叹道。

“他真可怜!”惜云亦叹息。

“我才可怜,赶快办完事,我们还要去西湖游玩呢!”李铭说道,加快了脚步。

…………

叶庄主看完信后。

“两位贤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劳烦二位不辞辛苦的来到鄙庄,晚上请来用宴。”叶庄主说道。

李铭听到吃,便有些坐不住了。

“那,恭敬就不如从命了!”李铭道。
(未完待续)
清风卷尘,入梦觉寒。

(四)

夜宴。

只见叶庄主还没来,大家也等的不耐烦了,叶凡也在座中。

“父亲还没有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叶英说道。

众人沉默,没有出声。

“应该……不会吧,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这里闹事呢?”

“不行我得去看看!”叶凡道,便走了出去。

突然,一阵瓶破碗碎的声音传来。

李铭率先冲出,惜云紧跟其后。

叶孟秋(庄主名称,藏剑第一任庄主。)身体上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让人不由觉得背脊一凉。

这是……

李铭急忙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告知惜云。他发现了惊人的细节。

“这是纯阳剑法造成的伤口!”李铭快速的说着。

“不会吧,怎么……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这世上也只有纯阳的剑法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口。”

“那……我们不会有……有事吧!”惜云担心道。

这时其他人已经看出来了。

“这分明是纯阳剑法所伤,你们……你们……实在是卑鄙!”

“你怎么这么说?”惜云显然是有些气不过,但事实如此。

“师妹,冷静!几位师兄请听我说!这事情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我希望马上修书一封送往纯阳。”李铭道。

“嘿嘿,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有人冷笑。

“放他们走吧!”只见一个人影闪入,却是叶英,想必刚才是追刺客去了。

“为什么?”众人明显不服。

“你们也不想想,会是纯阳的人干的吗?这人显然有备而来,如果来的是其他门派的人,恐怕就是其他的剑法伤的了,况且这刺客我们还知道!”叶凡道。

“难道是……!”众人屏住呼吸

“谢——云——流!!!”叶英平复了下心情。

李铭不由大惊,惜云也有些惊讶!剑魔谢云流!

他的确会纯阳剑法,这的确是毋庸置疑的,毕竟他本来就是纯阳弟子,而且还是掌门的师弟。

他们不由得不惊讶。

“谢云流怎么会在这儿!”众人难以想象。

“不知道,或者是受人所托吧!”

“这件事会有一个交待的!”李铭道。毕竟已经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我们即刻启程回去!告辞!”


(五)

在追捕谢云流的过程中,李铭发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首先是九天这个庞大的秘密组织。

谢云流似乎是在为他们办事,但又不是心甘情愿的,也不知是为了个什么,不过卷入这场纠纷已经是一个十分比好的事情了。

谢云流号称剑魔,在剑法上已经是匪夷所思的境界,在几次的交手中,李铭都感觉到对方剑法的可怕,势如破竹。但却有意的放水,让人摸不着头脑。

惜云被派去四处打听消息,看看江湖上有没有什么可以的事情。

这不,还真的打听到了。

听说九天会有一个在烛龙殿进行的大型活动,到时候会有很多人到场,但是这个消息本身就有很多的漏洞和可疑之处(这里不去深究。)。

不过一定要去烛龙殿就是了,到时候那谢云流也会到吧!

听说这一次还牵扯到多方势力的斗争,估计到时候七秀、万花、丐帮、少林等门派也会坐不住。可能连皇室都会牵扯进来。

不过人生际遇无法说得明白。

想必这中最不好过的是李忘生了,毕竟他和谢云流多少年的交情了。

李铭没有再追捕,而是做其他事情了。他还要教惜云练功,掌门弟子的特殊之处就是可以随便选老师,啊呀!真好吖。

今天的惜云穿了一身白色的裙衣,仿佛是要出嫁的女子一般!

“哟,今天咋啦?莫非是……要嫁人了?”李铭半开玩笑的说道。

“唉,可能是吧!”惜云道,“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她看着他。

“你咋啦,怎么感觉你阴阳怪气的?”李铭说道。

“唔~~师兄,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惜云仿佛没头没脑的问着。

“嘿,那肯定是死去活来啊!”李铭想都不想,随口答道。

“为什么?”

“因为,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想得死——去——活——来,啊!哈哈。不过,问这干什么?”李铭道。

“死去活来吗?唔!或许是吧。”惜云喃喃。

“我今天漂亮吗?”惜云道。

“你天天都很漂亮吧!哈哈”李铭笑道,“你干嘛问这个?莫非真要嫁人了吗?”

“师兄,你有考虑你的人生大事吗?”洗晕问。

“吃饭睡觉算不算?你知道的,这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这白天不睡下午受罪,晚上不睡白天受罪啊!”李铭开玩笑似的说。

“唉,师兄真是乐观啊!人家真是甘拜下风。”惜云说。

“对了师兄,你意如何?”惜云突然说了一句,打断了李铭。

“什么意思?”李铭疑惑,有些听不懂了。

“我意如何?我意就是你需要练功了,我需要教你了,如果不开始的话我就要死了。”李铭说担心中苦笑,我意如何?我意只有天知道,你那点问题我怎么回答呢,只有装傻了吧。

“记住,不要练错了。”李铭说,轻微的摇了摇头。

吾之意,君可知?


(六)

烛龙殿的战役很快拉开了,各门派的弟子都要进去插上一脚,不过李铭实在想不通,这烛龙殿到底凭什么去吸引人呢。

最近一段时间他和惜云关系微妙,但他总是避而远之,难道她真的想要劫色吗?

不过,没事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

烛龙殿被九天当作据点之一,第一个要素就是“易守难攻”。

第二个要素就是“人迹罕至”,因为没有人知道具体位置。

“师兄,你就要走了,我来送行!”惜云跑了过来。

在夕阳西下,白沙染成了红绸。

“啥,你不去吗?”李铭惊讶之后又喃喃道,“不去也好!”

“师兄!”惜云用手抓住他的衣角,如同当年刚认识得时候,如今的她已经出落的格外美丽了。

“会回来吧!”惜云说。

“…………怎么?舍不得我了?!…………”李铭说,有些支吾。

“让我再看你一眼!”惜云坚定的说。

“不是天天看到的吗,还有啥好看的?”

“我怕你一转身就不见了……”

“…………这样啊…………”李铭望着夕阳。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会回来吗?”

“会回来吧。”

“你知道吗?”

“呵,我知道什么呢?”随后喃喃“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会等你的!”惜云说,眼中透出无限的柔情。

嘭!李铭一把将她搂入怀里。道:“我一定回来。”

“你随我来!”惜云道。

他松开手臂。

…………

在纯阳,有一处非鱼池。

两人站在池边。

惜云说:“我就像它们,你知道吗”
“不知道!”

“我在等!”

“等什么”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等什么!”

“…………”李铭沉默不语。随后说道,我想起一句话。

“吾安知君之乐也?”

“也许你知道。”

“是啊,我改知道的!”李铭说,“但我又不想说,也许我也没答案。”

这真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子非余,安知余之乐也。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李铭想。

“我会目送你远去,直到你消失!”惜云说

“为何?”

“这样我至少还能看见你是怎么消失的。我想,你会不会回头。”

“不会。”他看了看她,“我怕一回头,看到的只是茫茫的大雪,什么也看不见。所以我不能回头。”

“我想,该走了!”惜云说。

…………
李铭消失在了夕阳里,风雪里。他到底有没有回头,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七)
这是后记。

烛龙殿一役,死伤无数,但也有很多人没死(这里不描写详情,有时间可能会写。),谢云流没死,李忘生没死。其实这俩好基友的尿性搞不懂,其实谢云流是大师兄。不过李铭(该人物属虚构)死没有,我也不知道,反正死或不死,已经不重要了,还请自个儿脑补。

……………………

谨以此文献给国产rpg《剑侠情缘网络版3》,我最爱的游戏。有之一。

此文作于15年8月23日
清风卷尘,入梦觉寒。

TOP

《纯阳雪》
【起】一
那在纯阳的日子,或许是因为那时美丽的阳光,冰冷却又温暖的风雪,使得它的影子在经过岁月流逝之后,依旧记忆如新。


大殿上,传经的少年师兄正襟危坐,正在讲解着手里的《道德经》。座下都是些十一二岁的孩童,此时一个个亦是端坐于蒲团之上,认真的听着。


他们是今年新招来的弟子,这里面有官宦世家的,有富绅地主家里的,也有普通农家的,还有极个别是流离失所的孤儿。他们共有十五人,但在这十五人里,却不知有几个能够留下来,想必绝大多数都是会回到自个儿家里继承家业的。


世人皆知纯阳宫在武林之中享有盛誉,大多数人都希望在这里学得一招半式以求后生所用,却不知纯阳宫乃是道家正宗,自然脱离不了玄学经典,故能留下来坚持的人实在太过稀少。


此时,那师兄正讲到第八章:“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却见此刻已经到了时辰,山上的晨钟已经敲响,只好意犹未尽的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吧,大家各自退去吧!”


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大殿,收卷好经书,便起身离开。


早晨熹微的阳光还有着一丝寒意,山上还有常年不化的积雪,几个小家伙正在打着雪仗,整个纯阳宫呈现一副平静祥和的画面。


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少年,那声音苍老却有力,让人想到的是一个健壮的老人,但那声音的主人却只有四十来岁,却是个中年汉子。中年汉子身着青色道袍,是纯阳宫统一制式的。


“箫如意,等一下!”


少年转身,显然认识来者,行礼作揖到了声:“师兄安好”便各自寒暄几句才说上正题。


中年师兄说:“你师父有事找你,叫你赶快前去!”


少年道了声多谢,便脚底生风般的离开了。


少年见到师傅,便磕了几个响头,才问正事。原来是当初叛逃的几个弟子最近出现在山下小镇中,派他速速前去调查,而且这件事也只有他一个人前去,人多了便会打草惊蛇。


他即日便起了程。


【起】二
午时时分,箫如意已经到了山脚的小镇,此时他已经褪下道袍并换上了普通的粗布衫,而且藏好了兵器,也没有备马,看似随意的在街上闲逛,其实在暗中观察。


根据师父给的画像,大概知道对方有五个人,却不知是否还带有帮手,因为据江湖消息他们几人已经加入了魔教,魔教教徒遍布江湖,帮众众多,四处为恶,是名门正派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箫如意走进一家客栈,里面很热闹,大多数是来附近观光的游客,极少数是江湖人士。


他找了一个偏僻的桌子,又叫小二给他上了一壶酒和些小菜,自饮自酌,但眼角的余光却仔细的观察周围是否有可疑的人士。


正喝着,便听大门外传来一个豪爽粗狂的声音,箫如意抬头只见一个精赤着上身的虬髯大汉步履稳健地走了进来。


箫如意瞳孔微缩,急忙移开视线。这大汉的功力颇高,现在正值春冬之交,寒意未退,更别说在纯阳宫脚下,这大汉居然chi luo 着上身,其内力必然菲浅。


只听那大汉说道:“给某家来上十斤酒,三斤牛肉。”说着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慢慢的等着。


小儿很快为他上了菜,酒给他用土碗倒上,便见大汉咕噜咕噜如同喝水般灌进肚里。喝完一碗接着又喝,足足喝完一坛才停下,搽了搽嘴,意犹未尽的砸吧几下嘴巴,又叫小二上来十斤,合着牛肉吃了下去。


大汉刚来时已经是日上中天,可等他喝完酒已经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分,这才满足的付了帐,起身离开。


箫如意在客栈里坐了一天,这是起身却把小二吓了一跳,那小二才意识到居然还有一位客人,忙忙收了钱便关门打烊了。


箫如意跟着那大汉,在不远处吊着他,尽量与他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隐藏全身的气息,悄悄地就像做贼一样。


那大汉走着走着便出了小镇,往着北方破庙走去。箫如意越发觉得此人可疑。


大汉走到破庙,对着里面说了写什么,似乎是在对暗号,然后就走了进去,箫如意在后方并不敢离得太近,而是使出轻功越上树枝,踩着树叶悄无声息地落在破庙的上方。


这破庙的顶上开了一个小洞,不偏不倚正好在中间,将其内事物一览无余。箫如意便伏在上面仔细的观看。


破庙内有五个人,其中有两人便是他师傅所说的叛徒,因为他在临走前看了师傅给他的画像。


靠近山神像的左侧站着一个女子,但是一身黑色劲装蒙着黑面纱,看不清模样。山神像右侧站着一个胖子,一身华贵的服装就像是一个大富绅,但是看他双掌洁白如玉,而且厚厚的一层肉垫,箫如意便已经知道这人的手上武功极其厉害,恐怕与自己也在伯仲之间。还有一个便是那大汉。


通过几人的对话,箫如意得知那大汉是一位堂主,而且武功极高,他根本不是对手,于是伏在庙顶大气都不敢出。


这时候,他正想离开,却听见背后传来一道声音:“趴了这么久,难道就不舒服吗?”那声音近在咫尺,他来不及多想,正要拔剑反挑,但却丝毫动弹不得,已经不知在何时被点上了穴道,随后脑袋一沉,混了过去。


【承】一
箫如意醒来时,却发现周围什么都没有,自己也只是躺在破庙之中,脑袋沉重如铅。


“咝”他洗了几口冷气,觉得脑袋不怎么昏后,便站起了身,他的剑还在身上,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不好,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但略显昏沉的脑袋提醒他已经被发现了。

他不由摇了摇头,看来这些人的实力十分强大啊,靠他自己是毫无办法的。


无奈之下,他即日启程回到了纯阳宫,将事情报告给了门主,门主看起来忧心忡忡,只道是不要发生什么大事的好。


之后一连几天,箫如意都像往常一样在派里练功,那件事情也没有什么消息,也不知道纯阳宫采取了什么行动。


但是,今日有一个值得庆幸的是就是——纯阳宫招了一个新弟子,听说还是一位少女。


纯阳宫虽说对性别没有要求,但是也很少有女弟子进来,在纯阳宫里女弟子是很难见到的,因为实在是太少了,先前最年轻的一位都已经三十多岁了,是箫如意们师叔一辈。


箫如意因为入门较早,是此代弟子的大师兄,负责教授新弟子戒律,经义和武功,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长辈们也经常夸奖他,如今这新来的女弟子,自然是要他教的。


这是她来的第一天,箫如意和她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觉得少女颇有几分眼熟,可能在什么地方见到过。箫如意按照门规交给了这位师妹戒律,和入门的心法,然后边结束了这一天的任务。


第二天,二人熟悉了些,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天,但依旧教授了经义和讲解心法。


于是,日子就如此平平淡淡的过去了,转眼间半年即逝,此时已经步入仲夏时分。


箫如意坐在非鱼池旁的大青岩上,看着眼前的玉人练习着昨日教授的剑法,并时不时地指出缺陷,偶尔也会陪她对练,当然,一直都是箫如意赢。


经过一番比试之后,少女的剑被挑起,高下立判。箫如意笑道:“比起昨日又有进步。”然后拾起地上的剑递给少女。


“师兄你怎么老是这几句话?”少女似乎没什么欢喜的。


“嘿,不是我说,我这不是夸奖你吗,要不然你哪来学习的动力?!”箫如意依旧笑着说。


“哼,不理你了!”少女有些不高兴的嘟了嘟嘴。


“咋了,还生上气了?你都多大了?有必要生气吗?”箫如意笑问。


但少女硬是不发一言,却是跑开了。


见对方越走越远,箫如意赶快道:“小雨,等等我,今天的功课还没完呢?”


是啊,功课还没完呢!


【承】二
雪,是纯洁的雪,纯阳宫依旧是那一副祥和景象。


小雨,谢小雨,是她的名字。箫如意在非鱼池旁的大青岩上惬意的躺着,早晨熹微的阳光撒在身上,十分温暖。


他心里现在就像一团乱麻一样,总觉得有事发生。半年前他去调查的事情,总觉得还没有结束,但却始终看不出有何端倪。


“呼”他吐出一口浊气,欲把心中的沉闷吐出来。突然,一道身影挡住了阳光。


谢小雨俯视着他,箫如意仰望着她。就这样,感觉挺好,箫如意如此想到。


“师兄?不练剑吗?”谢小雨如同往常那般问道。


箫如意道:“练,肯定是得练的,但别着急啊,坐下来,好好的调整气息,舒缓下身心,这样练剑才可以事半功倍,别操之过急。”


谢小雨奇怪的看着他的眼睛,心道:怎么以前不见你这么说?嘴头上却说道:“师兄,你是有心事吗?”


女孩子是很细腻的。


箫如意答道:“怎会?我哪来什么心事?”


“好吧。”谢小雨没有再问,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玉箫,她说道:“师兄,我听其他师兄弟说,你很喜欢吹箫,但你的那支箫坏了,便叫人为你找来了一只。”然后双手小心翼翼的拿着,递给他。


箫如意突然面部扭曲,像是遇见什么可怕的事,他一下子从大青岩上跳下来,歇斯底里地说道:“滚开!我的箫没坏,谁也无法取代,你给我滚!”虽然他这么说,但跑开的却是他。


“师兄,你到底是怎么了?”谢小雨很是不解,似乎并不因为这件事而感到生气。
清风卷尘,入梦觉寒。

TOP

【转】


这一天,纯阳宫下派了任务,派门下弟子追寻叛徒谢小雨!


这一重任也自然而然的落在了箫如意这个大师兄的肩上,但他却不情愿。


临行前,师傅对他说:“务必将她带回,实在不行便杀了吧!”师傅说话的时候却有意无意的看着他,箫如意猛地一震,沉默不语。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他想到,却没有问。


谢小雨武功不要钱,至少她的表现是这样。箫如意一直追踪她到了长安。


虽然,一路上有许多机会可以逮住她,但他却下不了手。


从纯阳到长安,千里之遥……


长安很繁华,太子脚下,盛世繁华,一切都井井有条。


谢小雨进了一家名居,箫如意跟在身后,站在人来人往的门外,却看到了一个图案,在门的正下角,那图案,他再熟悉不过。


突然之间,他很不想推开门进去,他心里很害怕,就像当初他还在流浪时一样,那时的他刚和自己的妹妹走散,他妹妹那时很小,大冬天的,只怕是被寒霜冻死了。


师兄弟们都知道他有一直坏竹箫不舍得丢,视若珍宝。可是他怎么会丢,那是他妹妹送给他的啊!


虽然,那不是他的亲妹妹,他只记得,她的左小腿上有一颗红痣。


箫如意突然想了很多,苦笑一声,转身便走了。


谢小雨在门后,靠着门,一直没有动静,直到箫如意走后,她打开了门,没有他的影子。


当他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半月后,两人虽然都在长安城内,但这却是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那是个漫天星辉的夜晚,街上寂寥无声。白天热闹的大街沉寂的可怕。谢小雨这边有五个人,箫如意都见过,就是当日在破庙之中见过的,那谢小雨的身份边十分清楚了。

箫如意一人,看着他们,那上身chi luo 的大汉哈哈笑道:“臭小子,拦我等去路是为何?”


“他们三个留下来,其余的我都不想动手!”箫如意冷然道。


“臭小子,你是没看清楚吗?你只有一个人,我们却是五个人!”


“是又怎样!”箫如意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来送死之人!”大汉一旁一身黑色劲装的谢小雨冷笑道。


“小雨,他便交给你了!”那大汉道,与其他三人越上楼房消失不见。


谢小雨看着面前的人,说道:“为什么来送死?!”


箫如意全身猛地抽搐,想起三日前师傅的飞鸽传书,信里让他杀了谢小雨。


唉,这件事很难办到啊!他当时做如是想。


或许来送死是最好的办法了,可是心里却莫名的抽痛。


“为什么不回答我!”谢小雨冷然道。


箫如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只听他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冷冰冰的?你笑起来这么好看,为什么就是不笑呢,你如果不笑,我怎么才能让你笑呢?”


谢小雨一怔,只感觉颈部被敲了下,便昏倒了,箫如意将她抱在怀里,用手轻抚她秀发。良久,叹了一口气。


箫如意道:“你们出来吧!”


只听唰唰几声,刚才的四人又再度出现。


“某家就知道这小妮子对你动了情,三言两语便被你放到了,真是没用!”那大汉说道。


“废话少说,动手吧!”箫如意说道,手中的长剑已经刺出。


一对四,结果很明显。


箫如意重伤,但也杀死了那两个叛徒,那大汉着实厉害,至少他自己全盛之时也和他只在伯仲间,甚至略有不如!


嘭的一声,他倒在了血泊里。


【合】
谢小雨醒后,看着倒在血泊里的箫如意,哭了出来!


箫如意浑身浴血,模样可怖,气若游丝。谢小雨将内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他体内。


夜晚,寂寥无声,但断断续续的哭声却萦绕整个城市。


谢小雨的手腕突然被抓住,箫如意的眼眸缓缓睁开。


箫如意醒后,看着谢小雨悲伤的哭泣,心里一痛。


“你看你!哭什么?我可是你敌人,我这样了,你怎么不笑啊?哈哈。”箫如意开始语无伦次了。


谢小雨哭的更伤心了。


“刚才那一掌是不是打痛你了?痛的话你直说,不要流泪啊,要不要哥哥给你买糖吃啊?!”箫如意说道,气息越来越弱。


“唉,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来送死吗?我心里有一个比较真实的答案!”箫如意说,“因为我,太喜欢你了!”


箫如意抬起手,抚摸着谢小雨的脸颊,说道:“你这么美丽的女孩子,笑起来一定很好看的,在宫里你已经就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你就笑一个给我看看吧……”


“我……我……,呜……”谢小雨抽泣着。


“哭了妆会掉的,我怕你吓到我啊……你要是变丑了,我可能就要哭了……”箫如意开玩笑道,但却笑不出来。


夜晚的冷风肆意的刮着。


“小雨,我可能就要走了。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练剑,一起看纯阳的雪,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去?”箫如意说,“你刚进门那会儿,我其实就已经认出你了,只是我并没有揭穿你,或许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我不忍心……”


“别说了,别说了……我带你去找大夫!”谢小雨哭着说道。


“我五脏六腑均被内力震碎,救不活了。”箫如意的声音越来越小。


突然之间,天际破晓,阳光刺破了黑暗。


箫如意看着阳光,眼神突然迷离起来。他说道“师妹,我们是不是到纯阳了?你看着漫天的雪花是不是和纯阳一样,还有这阳光,是不是……”说着说着,便没声了。


谢小雨不敢去看他,天上也不知何时落下了雪花,长安城第一场雪如期而至,那阳光,既寒冷,又温暖。


谢小雨忽地掀起自己的裤腿,在她的脚上有一颗红痣,她一直没有说,因为他不敢说。


箫如意的怀里,永远都放着那支坏竹箫。


只是他一直寻找的人,却永远见不到了。


(完)


好吧,写得什么鬼……

纯阳雪作于16年3月6日
清风卷尘,入梦觉寒。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115和360网盘停止分享了!大家不要买哦!

360网盘也和115一样关闭了分享服务了!所有新发布的或以前发布的链接全部失效了,暂不要买了!


查看
感谢大家支持月亮,充值月币利已利坛!
感谢大家支持月亮,充值月币利已利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