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载] 古龙笔下十大女高手之——公孙大娘

声音:
老婆婆忽然笑了。她的笑声如银铃,却比银铃更动听:“你没有吃我的糠炒栗子?”
这大汉瞪着他,瞪了半大,突然大笑,笑声清悦如黄莺:“陆小风果然不愧是陆小风,连我都服了。”

眼睛:
他本来想起来问这老婆婆,是不是已找到那个鲜红鞋子的女人。可是他忽然发现这老婆婆昏花的老眼里,竞似在闪动着一种刀锋般的光。这么样一个老太婆,眼睛里本来绝不该有这种光的。

美丽:
公孙大娘 公孙兰
老实和尚道:“武林中有四大美人,你好像都认得的?”  
陆小凤道“我认得。”
老实和尚道:“你觉得她们美不美?”  
陆小风道:“美人当然美。”  
老实和尚道:“可是这个公孙大娘,却比她们四个加起来还要美十倍!”

陆小风居然还在找酒。酒坛子就在桌上,他居然没有看见,因为他的眼睛突然发直,直勾勾的看着一个刚从后面走出来的人。 一个女人,一个灿烂如朝霞,高贵如皇后,绰约如仙女殷的美丽女人。甚至连她身上穿的衣服,都不是人间所有的,而是天上的七彩霓裳。  
陆小凤不认得这个女人,他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高贵艳丽的女人。幸好他还认得她手里的剑 一双短剑,锋长一尺七寸,剑柄上系着红绸。难道她就是公孙大娘?就是刚才那个平庸的中年妇人?就是那癞子乞丐?就是那卖糖炒栗子的老太婆?陆小风在揉眼睛。他几乎已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盈盈走过来,身上的七彩霓裳无风自动,就像是有千万条彩带飞舞。

可怕:
蛇王道:“可是她用过很多别的名字,那些名字你说不定反而会知道。”陆小凤道:“哦?”  
蛇王道:“女屠户、桃花蜂、五毒娘子、销魂婆婆……这些名字你总该听说过的。”陆小凤动容道:“这些人全是她?”  
蛇王道:全都是。”  
陆小凤叹道:“看来她实在已可算是个很可怕的女人。”

聪明:
蛇王又解释着道:“其实她叫公孙兰,据说是初庸教坊中第一名人公孙大娘的后代所以知道她的人也都叫她公孙大娘。”陆小凤道“我却不知道这个人,这名字我连听都没有听蛇王道“她并不是个名人 因为她不愿做名人 她认为做名人总是会有麻烦。”陆小凤叹道“看来她至少已可算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做名人的麻烦和苦恼,又有谁能了解得比陆小凤清楚。  
公孙大娘真力突然下坠。人已落在街上,立刻放声大叫了起来:“救命呀,救命……”她人叫着,奔入了一家茶楼,陆小风也已追到。但是一个老太婆叫救命一个中青力壮的大男人在后面追,这件事,当然是人人都看不惯的。
公孙大娘又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人并个是真醉 他倒还识货得很
公孙大娘看着她,缓缓道:“其实我早已知道是你了,你为了要供给金九龄挥霍,已亏空了很多。你知道我迟早总会发现的,所以你一定要杀了我,我死了之后,也只有你才能接替我。二娘石像般僵硬的脸上,已沁出了一粒粒发亮的汗珠。
公孙大娘道:“但我们毕竟还是姐妹,只要你还有一点悔过之意,只要你肯承认自己的过错,我已准备忘记你以前的事。她长长叹了口气,接着道:“但你却不该向老三下那种毒手的,可见你非但没有丝毫悔悟,还准备要老三来顶你的罪替你死,你…”

评价:
蛇王的喉头已哽咽,声音已嘶哑:“她根本就不能算是个,她的心比蛇蝎还毒,她的手段比厉鬼还可怕,也许她根本就是个从地狱中逃出来的魔女。”陆小风道“她是个女人?”蛇王点点头。  
因为她样样都比江轻霞强的多,我这一生之中,从来也没有见过武功那么高那么凶狠狡猾的女人。

轻功:
明月当空,红鞋子在月光下一现,她的人已经掠出五丈外。陆小凤当然绝不肯让她就这样走的,可是他身形展动时.已比她迟了一步。这一步他竟始终无法追上。  
无论他用多快的身法,他们之间的距离,始终都保持着四五丈远。江湖中以轻功著名的高手 陆小风也见过不少。司空摘星当然就是其中轻功最高的一个,阎铁珊、霍长青、西门吹雪、老实和尚些人当然也都不弱。  
但此刻在前面逃的若是这些人,陆小凤说不定早巳追上了。他忽然发现这个“老婆婆”非但剑法可怕,而且也是他前所未见的轻功高手。花木园林,亭台楼阁,飞一般地从他们脚底倒退了出去。  
接着又是一重重屋脊,一条条道路。公孙大娘的身法竟始终也没有慢下来,她虽然绝不是气力巳衰的老婆婆。但陆小凤也正是年轻力壮精神,体力都正在颠峰,他的身法当然也没有慢下米。公孙大娘已发现要甩掉后面这个人,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砰”的一声,大铁椎撞上院墙,落在地上。金九龄的人却已掠出墙外。公孙的娘耸然失色 正想去追,只听嗖”的一声,陆小风已从她身前窜了过去。
常漫天失声道:“好快的身法。”
公孙大娘叹了口气,苦笑道:“只可惜我的气力未复,否则我也让你见见我的身法。”她并没有去追。陆小风既然已去了,她已不必再去追。  
常漫天道:“大娘只管放心,金九龄气力已将竭,轻功也本就不如陆小风,他逃不了的。”
公孙大娘终于笑了笑,道:“陆小风的轻功,的确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见识:
公孙人娘耸然道:“叶孤城?”  
陆小风点点头道:“这一剑叫天外飞仙,本是白云城主剑法之精华,连木道人都认为这已可算是天下无敌的剑。”
公孙大娘长叹道:“这一剑形成于招未出手之先,神留于招已出手之后,以至刚为至柔,以不变为变.的确己可算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陆小凤笑道:“白云城主若是能听到大娘这番话.一定愉快得很。”
公孙大娘冷冷道:“可是这一剑若是由他使出来,就末必能胜得了我。”
陆小凤忍不住问:“为什么?”  
公孙大娘道:“因为他是天下无双的剑客,他这一剑还未出手.我己必定有了戒备可是你刚才掠上屋脊时,我却以为你是想逃了。所以我的气势已松泄,所以才没有挡住你那全力击来的一剑。”
陆小凤笑道:“也因为我根本连剑都没有,你当然想不到我会使出那一剑。”  
公孙大娘叹道:“所以柔能克刚,弱能胜强,也正是这道理。”
金九龄道:“说得好。”
他一伸手,选了件兵器,他选的竟是那柄重达七十斤以上的大铁椎。
公孙大娘已耸然动容,沉声道:“你们全退出去,在外面守住门窗!”

武功:
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这老婆婆已从篮子里抽出双短剑,剑上系着鲜红的彩缎。就在他看见这双短剑的时候,剑光一闪,剑锋已到了他的咽喉。好快的出手!好快的剑!
他的人忽然问似游鱼般滑了出去。不但反应快.动作更快。可是无论他的人到了哪里,闪动坛舞的剑光立刻也跟着到了哪里。  
剑光如惊虹掣电,木叶被森寒的剑气所摧,一片片落了下来。转瞬间又被剑光绞碎。陆小风身上已被逼出了冷汗。他本来以为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已是世上最快的剑客。他想不到世上还有个这么样的人。
“昔有佳人公孙氏,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骚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这里虽没有如山观者,但陆小凤面上颜色的确巳沮丧。 连十五的明月,似也被这森寒的剑气逼得失去了光彩。难道,这就是昔年翟公孙大娘教她弟子所舞的剑器。  
陆小凤这才知道,剑器并不是舞给别人看的,剑器也一样可以杀人。他现在就随时都可能死在这剑器下。红缎带动,短剑远比用手使更灵活,招式的变化之快.更令人无法想象。
陆小风的衣襟已被割破,人已被逼得贴在树杆上,“磁”的一声,剑风破风,两柄短剑如神龙交剪,闪电般刺了过来。这里已是退无可退的绝路。
只要她一出手,就连江轻霞都绝不会再袖手旁观的,但就在这时,突听“盯”的响一个酒杯击上了她的刀,一双筷子也忽然从旁边伸出来,轻轻一夹,竞夹住了那条毒蛇似的鞭梢。
这双筷子竟在阿士手里。
公孙大娘谈淡道:“你第一阵纵然故意认输.第二阵也未必能赢”  
这句话说出口.她的剑已出乎.剑光闪动间,她霓裳上的七色彩带也好始飞舞不停,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片灿烂辉煌的朝霞,照得人连眼睛都张不开,哪里还能分辨她的人在哪里?她的剑在哪里?若是连她的人影都分辨不清,又怎么能向她出手?  
陆小凤第一次与她交手时,已觉得她的剑法奇跪变幻甚至比西门吹雪更可怕。现在他才知道 那一次她的剑法根本还没有完全发挥威力,这种剑法的威力好像本就需要这样一身七色霓裳来烘托的。古老相传“剑器”并不是剑只不过是一种古代的武舞名称,舞者彩衣空手,彩带如飞直到公孙大娘,才将这种本来只作观赏的舞技加以变化,变成了真正可以刺敌伤人的武技。
她在圣文神武皇帝驾前作此舞时.也许是不用剑的,她生怕剑气惊了御驾。可是她私下却真的创立了一种剑法,使得剑器真正变成了剑的一种。  
这种剑法既然脱胎于舞,当然和别的剑法不同,所以今日的公孙大娘才会特地换上了这样一身彩衣,甚至不惜以真面目见人。因为这种剑法真正的威力是需要“美”来发挥的,也只有她这么样的绝代佳人,才能将这种剑法发挥到极致。
陆小凤心里在叹息,直到今天,他才知道武功的玄妙奥秘,绝不是任何人所能凭空臆测的!  
假如他今天没有亲身体验,也许永远不会懂得这种剑法的妙处何在?可是他并不想体验得太多。  
因为这种剑法的变化实在太奇诡,招式实在太繁复。一发出来,就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只要他露出一点破绽,只要他的眼与神稍有疏忽,就很可能立毙于剑下。
公孙大娘冷笑道:“你难道还怕我暗算你?”  
金九龄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可是你留在屋子里,对我也是种威胁!”
公孙大娘迟疑着,用眼角瞟着陆小凤。
陆小凤淡谈道:“我们在屋子里交手.外面也一样能看得见的。”  
公孙大娘叹了口气,终于走了出去,忽又回头道:“我的功夫现在已恢复了八九成,你纵然战败,他也逃不了的!”
二娘还是坐着没有动,可是银刀已在手,突然反手一刀刺向三娘的腰。这是致命的一刀。三娘却完全没有闪避似已甘心情愿的要挨这一刀。
就在这时,公孙大娘手里的筷子已飞出,一根筷子击落了二娘的刀,一根筷子打中了她的穴道。二娘全身突然僵硬,就像突然变成了个石人。  
公孙大娘瞪眼道:“你用不着笑,总有一天,我还要跟你再比过,还是三阵定胜负看看究竟是你强,还是我强?”
公孙大娘武功之高,陆小凤也是知道的。这世上又有谁能活活勒死她?这凶手的武功岂非更可怕。陆小凤忍不住又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叶孤城道:“你说的是张清风、公孙大娘、欧阳情?”
叶孤城道:“其实我本不必杀他们的。”
叶孤城道:“我杀公孙大娘,就是为了要嫁祸给她。”
君坐动车头  我坐动车尾  昨日动车撞动车  同做动车鬼

TOP

公孙大娘到了《决战前后》里莫名其妙就死了,哎。。。。。。。。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TOP

爱拼才能赢

TOP

君坐动车头  我坐动车尾  昨日动车撞动车  同做动车鬼

TOP

这段确实精彩,难道她比吹雪还厉害

TOP

TOP

我看的万梓良版陆小凤,好像没死啊

TOP

浪漫一生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360网盘停止分享资源了!大家不要买了!

360网盘也和115一样关闭了分享服务了!所有新发布的或以前发布的链接全部失效了,暂不要买了!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