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分享] 仙剑

醉花荫的凤凰花开得如火如荼,满眼望去一片姹紫嫣红。绚丽的花瓣与日争辉,毫不含蓄地绽放自己的美丽。但我清楚地知道,琼华后山的凤凰花不是为我而开。
                                                                          ——题记
   我本就是不受拘束的人,琼华的清规戒律,我向来不放在眼里。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使我和师兄比起来,显得那么不成熟。
   我从未想到这冉冉尘世间还有这么美丽的女子。夙玉,那时的你,就像后山醉花荫里的凤凰花那般光彩照人,也像清风涧里的冷泉般清丽绝俗。
   “我叫夙玉,见过二位师兄。”凤凰般的声音中透着点点淡漠。
   “哇~你这么漂亮也来修仙,岂不是可惜了?”
   “容貌美丑,皆是皮下白骨。表象声色,又有什么区别。”语调依然平淡,仿佛超脱了尘世般的空灵澄澈。你的眸中透露着明澈聪慧。我那时想,夙玉,你就是九天的凤凰眷顾着尘世,身在红尘却绝不庸俗。你对世事看得很开,甚至让人觉得不食人间烟火。你站在风云的彼端,淡看世人的欢乐苦短,痛苦挣扎。
   “年纪轻轻就看那么开,那真是一点也不好玩了。”
    你的脸色变了变。我知道我说错了话。
    呵,现在想来,我从那时就输了,夙玉。你的眼里只有师兄。你和师兄,是一样的人。而我,是不羁的人。
    你和师兄平日刻苦修炼,再加上天资聪慧,修仙之日虽短于我,但功力却不下于我。
    后来你和师兄在琼华禁地,修炼双剑。你们之间的感情一日好过一日。
    修炼双剑,定然很是辛苦。可你的脸上总挂着淡淡的微笑。那是你和我在一起时,从未有过的微笑。我第一次发现我是那么卑微。你连一个微笑都不肯给我。夙玉,我知道你喜欢师兄,但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的心一点也不比师兄差。
    我告诉自己,要为你们感到高兴。修炼双剑,能够互相照顾,在枯燥无聊的日子中,你们会过得开心一点。可我高兴不起来。每次看到你和师兄走入禁地,心就仿佛被刺了一剑一样。开始还未怎么的疼痛,到后来,竟是痛彻心扉!每次怅然若失,提着手中的酒袋发呆。我告诉自己,不可以这样,一个是师兄,一个是师妹。你应该为他们高兴。可是在夜深人静之时,总是彻夜难眠。我只有把自己埋入每天繁复的功课之中,尝试不去关心你们。我觉得人活着就应该干自己想干的事。人生有酒须尽欢,但我现在却是在逼着自己,干自己憎恶的事。我没有办法。唯有酒可助我暂时忘记了修仙的烦闷,忘记了你和师兄的修炼。
    夙玉,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意?
    你那么聪明,不会不明白的。
    我真的不该来琼华。这里的清规戒律不适合我,这里的处世观念不适合我。我也不该认识你。这样,我们三人之间的悲剧就不会发生。夙玉,你告诉我,死生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此之谓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你是否早就料到了今天这个结局?
    后来,你和师兄出关的日子越来越少,我只有一个人静静得等待。我经常望着山下的太一仙径。那里有银雪飘飞的冬景,有落叶纷霏的秋景,有木茂水绿的夏景。夙玉,这些在四季皆春的昆仑山顶是看不到的。可是当时赏景的只有我一个,即使是再美的景色,却无法让我从孤寂中解脱出来。有几次想离开琼华,却不知去处,思量良久,又终留在琼华。
    夙玉,有一次我去醉花荫了。听夙汐说醉花荫的凤凰花开得很美,所以我决定去看看。我在那里看到你和师兄了。我不该去的,功课还没完成,我不该去的!阴差阳错,我看见了你和师兄。凤凰花的影子映在你脸上,人面却比花还要娇美万倍。你嘴角含笑,对他讲着凤凰的故事。师兄的眼中满是柔情,这对于他来说是多么难得。
    我没有多驻足,立刻离开了,有些狼狈。我不想让你们看见我,看见我脸上的表情,看透我那颗的心情。
    醉花荫的凤凰花,不是为我而开的,是为师兄而开的。因为你们,它才开得完美,热情,染红的天际,刺痛了我的双眸。
    云天青,别再妄想了。师妹的心里只有师兄,只有玄霄师兄!酒入愁肠,味道不再甘甜,比花败前叶上的露水还要苦涩。我轻轻叹口气,举起手中的凤凰花。那是我离去前摘的。原本它像云霞一样美丽,可在我手里,它早已失去了所有的风华,变成一朵灰败孱弱的花。在我手里的你,很不开心是不是?是了,我是俗世凡人,怎可玷污这云霞一样的美丽?有一种沮丧充溢心中,下意识得举起手,撕下一片片花瓣。竟如撕裂心一般疼痛。风一吹就散了,归了九霄,离了牵挂它的人。
   弹指几年又过,大战在即。琼华个弟子脸上都显现出紧张的神色。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出,说话都只有私下低语。气氛很沉闷,压得人喘不过气。我很讨厌这样压抑的气氛,有种想作呕的感觉。
   琼华的长老们居然为了自己成仙,去屠戮幻瞑界。我很反对这种做法。它们没有伤人,没有侵犯我们,我们为什么要杀它们。人和妖是一样的,都是平等的生灵,为什么妖就要受到那样残忍的对待,为什么妖就该杀,为什么妖就要遭到无缘无故的杀戮!所以,开战时,我不会站在琼华这一边。
   那是一场惨不忍睹的战斗。看到昔日共同修仙的同门师兄弟一个个倒在身边时,有一种无助的空虚侵袭了我。仿佛离这个世界很远,想挽救,却又无能为力。
   这就是琼华,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侵害别的种族。我始终没有拔剑杀过一只妖。相反,我还救了幻冥界主人的女儿。
   这件事被同门发现了。琼华再也容不得我,我只能逃跑。几次想要离开,总是不忍,而如今却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迫离开。当时我最后看了一样卷云台上的你和师兄。夙玉,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你了。我对于你来说,不过是个过客。
   没想到的是,我居然看见你提着望舒向我奔来。仿若在梦中一般,我有些惊讶,又有些欣喜。但当我看到你那死灰般沉寂的双眸时,满腔惊喜却又转为了自嘲。
   你对我说,我累了,带我走吧。
   我清楚的知道,你和我走,不过也是因为不赞成琼华的做法。但我云天青,不论你是什么原因跟我走,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你,不让你伤到分毫!
   没有对妖类挥剑的我,居然拔剑伤了同门。夙玉,你说你要走,我就带你走。哪怕被他们骂成是叛徒,我也毫不在意。所幸青阳长老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对我们手下留情,我们才出得琼华。
   夙玉,你知不知道我们出逃的后果?我们闯大祸了……
   我带着你离开了琼华,离开了我厌恶的地方。可是夙玉你是否开心?离开了师兄的你,是否会伤心?
   没了羲和,望舒的寒气很快侵入了你的身体。我发誓走遍天下,也要找到救你的方法。你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不允许我们再在四处奔波。我们需要找一个地方,让你好好休息。
   有一天我听一位老伯说起黄山附近有一种东西叫阴阳紫阕,也许对你的身体有好处。于是我背着你上了青鸾峰。我在那里搭了间木屋让你住在那里。
   我白天去下山寻找阳阕,却还时时担心你的身体,每次都不敢走远。不过多长时间便会赶回来替你运功驱寒。我当时担心的要死,发了疯似的寻找阳阕。可是我翻遍了整座黄山也找不到。怎么办?我一时慌了神。
   天可怜见,我终于在淮南王陵里找到了阳阕。我喜不自胜,连忙把它带回给你服下。阴阳紫阕果然非凡物,你的身子一天天好起来。我仿佛获得新生一样,开心极了。
   我以为你没事了,便娶你为妻。夙玉,如果师兄不能给你幸福,那就让我来给你幸福。夙玉,相信我,好不好?
   我没想到望舒的寒气竟是如此霸道。没过多久,你的身子又一天天差下去。没有阴阳紫阕了,我要怎么救你?更糟糕的是,我因为替你驱寒,却变得越来越怕冷。这样的我,怎么救你?夙玉,没想到我和你最后的死法是一样的。有这点,我云天青已经很荣幸了。
   望舒上的光越来越暗。夙玉,你的时间不长了。现在的你,根本无法好好说话,一开口,便冷得不住打颤。
   ** 日夜夜守在你的床边,不敢合眼,生怕你哪一日走了,我都不知道。现在的你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很不安。
   那段时间里。等待成了我唯一可做的事情。有时我会想,我和师兄,你究竟恨谁,爱谁?我不知道我带你出逃是对是错。如果你在师兄身边,你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夙玉,是不是我害了你?
   后来孩子出世了,你努力说了一句话。你说,就叫天河吧。我笑笑,不置可否。夙玉,你愿意给他取什么样的名字,就取什么样的名字吧。我决不拂逆你。
   天河出生后,你的身子变本加厉,常常神志不清,又陷入长时间的昏睡之中。那日你终于清醒过来,我很惊喜。你对我说,师兄……把灵光藻玉……放到我身边好不好?我……日子不多了……希望死的时候……有它在身边……一字字,如万钧雷霆,击打在我心头。也许习惯了失望,习惯了落寞,反而没有多大的愤慨。我也不会愤慨,我说过我不会拂逆你的,那是一种很悲哀的麻木。看着你当时的样子,我怎么忍心不按照你的话办?可是……
   夙玉,你知不知道当时我的感受?天河,天悬星河。师兄喜欢夜观星象,于是你给孩子取名叫天河。灵光藻玉是你和师兄开启禁地大门的钥匙,所以你要我把它放在你身边。夙玉,我以为我可以让你幸福,但我现在才发现,当时的想法多么不切实际。我不能给你幸福,我不能救你。我不是师兄,我根本没法让你好好活着。
   我为你翻山越岭,为你驱寒以致寒气侵体,命在旦夕,我呕心沥血浇灌琼华后山的那一株凤凰花,不过是一场梦罢了。不管我为它付出多少,哪怕舍了性命,它也只为别人而开。没想到我云天青的一生竟会是这样。聪慧孤绝的凤凰花,应该是属于琼华醉花荫的。那里才是它的天下。我不该把它摘下,带回自己的身边。可我云天青这一生无怨无悔,哪怕** 夜不离的照顾,换不回你的一丝牵挂。凤凰花的美丽都绽放给了别人,留给自己的,是一株凋败晦暗的花。夙玉,我云天青这一生,算是为你而活了。我曾一次次掩藏,一次次尝试遗忘。可是夙玉,你心中究竟有没有我?
   不久后,夙玉,你离开了。没了宿主的望舒不再发光,你带着灵光藻玉沉眠冰室。
   夙玉,不要怕轮回的途中太寂寞。不久后,我自来陪你。你走过的路上,是否有片片飞花指引着我去寻觅你?
   如果黄泉路上有凤凰花,我会再一次为它驻足。

   有一日,青阳长老居然找上了青鸾峰。他交给我一个本子,说是宗炼长老的手札。我问他,玄霄师兄现在怎么样。青阳长老叹了口气,说他被冰封了。那一役,双方死伤都很惨重。幻冥界的将军死了四位,而我们的掌门和玄震师兄战死,玄霄师兄因为你的离去,阳炎侵体,走火入魔,直至被冰封于禁地……夙玉,如果当时你还在世,听了这话,你会作何感想?也许我那日不该带你走。那样玄霄师兄就不会有这样残酷的下场。我和你逃了,玄霄师兄被冰封了,玄震师兄战死了,掌门也死了,青阳长老和重光长老隐居了,现在的琼华,已非昔日的琼华了。夙瑶师姐终于做上了掌门。夙玉,你是知道夙瑶师姐这个人的。她很好强,但在我们几个人中,资质只算一般。琼华在她手下,我恐怕……………………
    羲和望舒,一阴一阳,也许你和师兄本就该在一起。我不该插在你们中间,导致你们一个死去,一个冰封。现在最怀念的时光,竟是当年三人共同修仙的时光。也许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青阳长老走了。我看着峰下翻腾的云海变幻出万千气象,正如世事一般让人难以揣测。它们聚成一朵洁白的凤凰花,却又被风吹散。夙玉,就像你一样。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也许出现过,也许未曾出现过。我们的缘分,恐怕也禁不住风的戏谑……
    云海雾松,当真美不胜收,只是这世上没有了你,即使再有千般美景,却也无趣得很。
    过不多久,我也已是不行了。我时常咳嗽,咳出来的是大片大片的血,触目惊心。血的颜色就像凤凰花般妖艳,但鲜亮的颜色掩不住它的渐渐黯淡。其实那日青阳长老本来还想对我说些什么,可是他后来什么也没说。我知道他怪我当时代你出逃,害了玄霄师兄。可他什么也没说。我云天青居然被寒气侵体,憔悴到令人不忍心斥责的地步!
    夙玉,人活在这一世,真的很累,无怪你会早早地进入轮回。
    这日我携着宗炼长老的手札,走入石沉溪洞。夙玉,我来陪你。我提剑在石壁上可下一首诗。世上岂有神仙哉?没有,没有。玉肌枉然生白骨,不如剑啸易水寒。夙玉,如世上真有神仙,能够永生不死,那神仙,也一定是六界中最痛苦的了。
    我叹了口气。一道白烟在冰室中游走,就像是我的灵魂,在一点点离开。
    石沉溪洞……洞悉尘世……这世上又有几人真能做到,求个问心无愧已是很不容易。这一生,我做的错事太多,说到最对不起的,该属玄霄师兄。不亲口对他说一声对不起,我没法安心地落入轮回。
    夙玉,我会在鬼界等着师兄。我要亲口对他说一声对不起。也许这一世的恩恩怨怨已经无法说清,但愿我们来世,依然有缘能够相聚。

只恋重楼
喜欢他的嚣张,迷恋他的痴情,敬重他的执着。
    仙三的片头动画里,他火红色的头发,金色的盔甲,暗红色的袍子。中规中距的飞蓬和他一比,相形见绌。尤其是他凝望人间,千年的时光灰飞湮灭的瞬间,只那一眼,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嚣张又带着邪气的魔。
    第二次楼哥的正式出场(按照时间顺序,这里仙三和问情篇混在一起说)是紫萱救长卿的时候。站在锁妖塔一侧,看着那个苦心策划的紫衣女子,不知道他的心里又做何感想。
    我想,大概,是对紫萱的怜惜和对徐长卿的嫉妒。
    而又因为这两种感情是他最鄙视的人类拥有的,所以他大概死都不会承认吧?
    这就是楼哥可爱,可恨,又可叹的地方。
    好多人在问,问什么重楼会喜欢紫萱?
    是的,在游戏里的确看不出来,屈指可数的几次碰面,对所有女性角色的一贯漠视。为什么,为什么他独独对紫萱另眼相看?
    我们可以猜想,有可能他已追随这个女子很久了,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喜一怒,她的痴,她的傻,甚至她的心计,他都了然于心。或许一开始是带着嘲讽的味道,想看一场人间的“情”所带来的闹剧,然而渐渐的,他被紫萱的痴情感动了,他在心里也开始向往起那份真心——那份在他的世界里所没有的温暖。
    所以,会有锁妖塔边的凝视;
    所以,会有蓬莱仙岛的相救;
    所以,会有冰风谷里的关心;
    所以,会有对徐长卿的敌视;
    所以,他会为了这个不爱他的女子,宁愿牺牲自己。
    也有可能,锁妖塔前是他第一次见到紫萱。他对这个为了爱,而不择手段的女子,一见倾心。
    不可能吗?
    当然可能,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只需要行动。
    其实,何必非要清楚原由?
    我们为什么那么着迷重楼?不就是为了他的痴狂吗?
    只要他还是那样,能够为了所爱的女人不顾一切,这就够了。

    再来说另外一点楼哥让我着迷的地方——对朋友的执着。
    把重楼和飞蓬两只的名字放在一起,无数的YY女估计又要尖叫了。不过这里不涉及耽美情节,只谈纯真的友情(我这个词儿用的还真是俗- -)。
    重楼在没有遇上飞蓬之前是孤独的(擦汗……这个怎么就这么像耽美文的开头捏?= =),即使拥有无人匹敌的力量,高高在上的地位。
    没有对手的王者是悲哀的,无敌只能是永恒的寂寞。
    幸而,他遇上了飞蓬——神界的第一将军。
    神魔间无休止的争战,让他乏味,但是每次与飞蓬的交手却让他期待。(我大汗……真的越来越暧昧了=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无数次没有结果的对决,势均力敌,进而惺惺相惜,亦敌亦友。
    他虽看不惯飞蓬对神界的逆来顺受,看不惯他的束手束脚。但是,当飞蓬被贬下凡后,是他,在人海里寻觅旧时的朋友;是他,宁可毁掉蜀山,也只为一柄魔剑。
    虽然他骄傲,虽然他毒舌,虽然他常常不理人,虽然他只会冷哼。
    但是没有人怀疑他对朋友的真。
    有时候会在想,是不是他对紫萱的另眼相待,只是因为她和他一样,在人海中追寻一个人的生生世世……
    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现实中总是纠结于小女生间脆弱又敏感的所谓友情,纠结于是否存在生死相随,永生永世的绝世爱恋。
    但是楼哥让我明白:
——原来,友情也可以永恒,
——原来,永恒的还有友情。

    最后说说紫萱结局里楼哥。
    一句“相见不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一句“我只想喝酒”,一袭黑色披风,一身萧索,一个背影……
    多少人为之涕泪横流啊!
    但是我总觉得,紫萱结局里的楼哥是最幸福的。
    因为他没有遗憾了。
    想想其他结局里的楼哥,依旧是让人仰视魔尊。唇齿间的一句“本座”怎样怎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别人看不见他的心,他仿佛还是那样的高高在上,仿佛看透了宇宙苍穹。而南宫煌的一句问情,又如何回答?何等的残忍?
    能为自己心爱的人倾尽全身的魔力,换回她的平安,还可以远远的看着她幸福。身边有酒足以消愁,有景天可以时常比试。
这也许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世间没有十全十美,她活着,他便幸福了。

    喜欢重楼,喜欢那个一身邪气,狂放不羁的魔尊。
    喜欢重楼,喜欢那个为爱痴狂,不顾一切的灵魂。
    喜欢重楼,因为他是重楼,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我是一个大好人

太长了,看起来多费劲!不过一身邪气,偶稀饭!
英雄无泪,枭雄无情!

TOP

楼上的,仙剑3电视剧重楼演得很帅吗,整一个牛魔王。
小李飞刀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115和360网盘停止分享了!大家不要买哦!

360网盘也和115一样关闭了分享服务了!所有新发布的或以前发布的链接全部失效了,暂不要买了!


查看